您的位置:

首頁  »  科學幻想  »  黑暗教堂

分享到:QQ空間新浪微博騰訊微博人人網微信一鍵分享
黑暗教堂
  「姊姊,你走太慢了,快一點啦!」美緒不耐煩的催促著我,對我用力揮舞雙手。等不到幾秒,又開始往街道盡頭跑去。我無奈的笑了笑,對我小妹妹的驚人活力感到驚訝。  『想不到陪她逛街會那幺累人。』我深深的歎了一口氣,不過她或那幺興奮也是有原因的,因為今天帶她來的是可標榜仿歐洲風格的商店街,商店的建筑都請人特別設計過,門上掛的小天使招牌、木製屋頂和石頭制的路面,處處都可以感受到商家的別具心裁,讓佛有置身中世紀歐洲的錯覺。   遠遠地看著美緒奔跑的背影,小巧可愛的粉紅色短裙的在她奔跑時微微揚起,擄獲了街上男人的目光,我深深的歎了一口氣。美緒的身材真的很好,至少比我這個到大三都還沒有交到男朋友的老姐好多了。   『如果我是男人的話,眼睛一定也會死巴著她不放。』   可惜,我是她老姐啊。下次一定要提醒她,行為要稍微端莊一點。想到自己在各方面都比不過這個十六歲的妹妹,像老頭子一樣再次的唉聲歎氣???   沿著街道往前走,看到美緒的在跟一個穿著修女服裝的小姐在講話。 那個小姐注意到我的接近,向我打了個招呼。   「你好,你是里緒小姐嗎?」   她知道我的名子耶,一定是美緒告訴她的。我仔細的打量她,棕黑色的長髮垂到深黑色的修女服上,流露出知性的美感。   嘖嘖,這個修女的怎幺長的這幺漂亮,心情真差。等一下一定要去冰淇淋店點一客超大圣代來吃,我一邊盤算著,一邊拉著美緒的手想要擺脫這個我沒什幺好感的圣職人員。   「姐,我想去教會參觀一下。」美緒突然開了口,讓我嚇了一跳。剛剛注意力都放在修女身上,沒發現到平常愛說話的美緒怎幺突然沒了聲音。原來美緒口中正含著一根棒棒糖!   我的天呀!都幾歲了,怎幺還在吃這種糖果。不知是否因為害羞的緣故,美緒的臉紅通通的。真是的,如果覺得丟臉的話,就不要吃嘛。   那位修女抓準了機會,極力邀請我們去教堂參觀。既然我妹妹都已經說想去了,我也不好拒絕,于是答應了。   她們的教會在接到比較深處的小巷子,處在商店街的邊緣。我們隨著修女來倒,位于小巷深處的教會。一路上美緒一直低頭不語,所以那個修女主要都是在和我講話,話題的內容和我至今聽到了沒什幺兩樣,都是有關人類如何逃離惡魔的誘惑等等。此外,我還知道修女的名子,她的本名叫莉莉絲,是名外國人。   「到了,就是這里了,里緒小姐請進。」莉莉絲小姐對我露出一個美麗的微笑,打開了教會的門。   我禮貌上的點頭示意,便領著美緒進去了教會之中。   教會比我想像中暗,雖然外頭現在是大白天,里面卻昏昏暗暗的,唯一的光源就只有上在講臺上的紫色光源。   教會中空無一人,想也知道這種詭異的教會,根本不會有人想要加入。我姐妹大概是少數幾個的會來的吧,我苦笑幾聲。   『而且還是被棒棒糖騙來的。』我心想。   我選了第五排的長椅,這樣要睡覺也比較容易。而美緒則是選了離講臺最近的第一排長椅。   「你這個如果打瞌睡的話就糗大了。奇怪,你的臉怎幺那幺紅?」   「沒、沒什幺啦。姐,你趕快到后面啦。」美緒結結巴巴的說,然后急忙會回第一排的 位置。   「?」美緒的情況有些怪怪的。   正當我想要在去找她說話時,神父走了進來。于是,我趕忙回到最后一排的位置。   神父:「古拉哈,斯拉,西里曼雷...........」什幺嘛,這個神父竟然不會說中文,真是。臺下的人聽不懂他在講什幺,這樣怎幺傳教嘛。   『等下神父一講完道,就要到美緒離開這個奇怪的地方。』   講道沈悶的進行著,神父說話沒有高低起伏,讓人昏昏欲睡的。不像在講道反而像在唸咒,奇怪的香氣的飄蕩在空氣,聞起來有點像是牛奶的味道。還有一種讓人著迷的甜味,混在里面聞起來讓人心神放鬆。   這座教會不適合講道遠而適合睡覺,果不其然沒過多久,我就開始感到昏沈起來。   「好想睡呀。」   腦袋感覺重重的,好想睡卻睡不著,腦中充滿神父的話語,讓我處于一種介于睡覺和清醒的邊緣。不知不覺身體隨著神父的聲音擺蕩起來,木製的躺椅不知從何時開始變得好軟好軟,好像棉被一樣整個人陷在里面,四周的一切都變得好黏、好沈。從勉強撐住的眼皮縫中,看到教堂飄蕩的奇怪的紫色云氣。   好舒服,好奇怪的感覺充滿的全身。   「看著紫色的香氣。」 神父說話了。   「看哪,它變成團紫色的漩渦了」神父什幺時候開始說中文了,小小的疑問馬上被漩渦吞了下去,感覺整個人要被漩渦收了進去。   身體的力氣都被收了進去,身體開始變得很奇怪,雙腿無力的張開,腦袋像是被浸在紫色的藥水里,開始變得好熱、好熱、好熱。香味涌進鼻子,甜的幾乎沒辦法呼吸,我像是溺水的人一樣,努力大口吸氣卻只是吸到更多香氣。熱到沒辦法思考了。   好幸福,好甜。嘴巴開始分泌口水,唇邊呼出灼熱的氣息,口水流到了脖子,臀部感覺脹脹的,突然變得好喜歡這種拘束的感覺,不自覺的開始翹高臀部。   在紫色的漩渦每一種感官都帶有一種甜味,讓人陷在其中。   「服從你的慾望吧。」是的,服從慾望。我喃喃念著,快感從雙腿之間傳來,蔓延到了全身,我好快樂想不到人活著可以那幺快樂。   「恩恩 啊啊啊!,我要服從慾望 我要服從慾望、好舒服,姐姐,救救.........好舒服,恩恩! ?」   這是美緒的聲音!?   我突然醒的過來,發現我張大雙腿解開了胸部的扣子,嘴吧流出的口水就滴在我的胸罩上。   整個教堂現在一層紫色的霧氣之中,我顧不得身上的衣著,開始往前面跑。   「美緒,你怎幺了!」我看到我難以置信的畫面。   在講臺的第一排長椅,美緒張大雙腿座在長椅的扶手上,在扶手的尾端有一個金屬製的圓頭,她私處觸著它開始左右磨蹭,性感的臀部愉悅的扭動,雙手隔著T恤衫揉搓胸部。裙子被丟棄在旁邊,粉紅色的內褲早就被淫水淋濕了。  「美緒!醒醒啊!美緒!」我大聲嘶吼著,用力搖著她的雙肩。   「是姐姐嗎?你在哪里嗎姐姐?」美緒轉過頭來用迷濛的眼神看著我,看起來彷彿要清醒過來了。   我緊緊抱住她的頭,希望她能清醒過來,然后我們一起逃離這鬼地方。   然后在我身后,一雙手環住我的脖子,迎面撲來的是莉莉絲的傲人雙峰的。她把我的臉硬是轉了過來,將我的嘴湊上她的乳頭,另一只手用力擠壓她的乳房,有奇妙甜味的乳汁灌入我的嘴巴。   「咕嚕咕嚕,嗚嗚。」我無法講話,腦中所想到的有不斷的吸允她的乳頭,頭腦無藥可救的愛上的這奇妙的滋味,腿失去了力氣,無力的攤在地上。   「你已經是我的東西了。」莉莉絲放開了我的身體,我重重的摔在地上。   「姊姊?你在哪里?我看不到你?」美緒不安的四處張望,卻撐不開的她的眼皮。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我在這里,美緒。」莉莉絲的輕柔用我的聲音安撫的美緒。然后,在她轉頭的瞬間,用雙唇豐住她的嘴巴,蛇般的舌頭侵入她的口腔。   美緒發出的有如溺斃的慘叫,隨后是淫蕩的不停呻吟。   「姊姊,你做什幺? 不要, 嗯哼嗯哼嗯哼嗯哼。哈哈,好舒服喔。姐姐救我,我想要。我看不見你,到處都是紫色的漩渦。呼呼呼,服從慾望。是的,我要服從慾望,我要服從慾望..........」   美緒殘破的話語,代表她正漸漸被莉莉絲控制住,而我卻只能看著一切。她抽搐的臀部噴出大量的液體,表情因為慾望扭曲變形,彷彿恍惚置身夢中。   我奮力撐起身子,往教堂出走爬去,身后是美緒不斷的喃喃自語著「服從慾望,嗯哼。服從慾望.........」   強烈的恐懼涌上心頭,我用盡最后的意志力,爬到將教堂門口。回頭一看,莉莉絲的正緊抱著我妹,乳頭噴出的汁液融化了衣服,兩對濕漉的雙乳不停的磨蹭著,在燭火下散發出淫靡的光彩。   我回頭看了我妹妹最后一眼,用力推開大門,躲入陽光之中。   是的。   我丟下了我的妹妹,自己逃了。   章二   洗不掉呀。怎幺洗的都洗不掉。   我用蓮蓬頭拚命沖洗我的身體,卻洗不掉那女人的味道,甜蜜的香味若有似無的留在我身上,殘留在我的口中。涂抹肥皂的皮膚滑溜溜地,變得意外的敏感,指尖的輕觸作陣陣酥麻的快感。一次又一次同樣的畫面侵蝕我的神智,美緒淫蕩的表情、蜜汁滴地在教堂的聲響,莉莉絲和美緒的喘息聲。   手指在小穴中翻攪,腦中想的是美緒的臉,在那陰暗的教堂大門關上的前一刻,那表情看起來好快樂好幸福喔。如果是我被留在里面,莉莉絲會對我做出什幺事?我一面自慰,一面想像美緒當時的感受,同時盡可能的刺激身體。   「嗯嗯,應該可以更舒服.......啊啊!!」口中不自覺地發出嬌喘。以前的我根本不會做這種事,可是現在腦中卻被這種邪念控制住了。   但是,無論我怎幺做,都沒辦法再次享受到深陷紫色漩渦的快感.........   「姊姊,你洗太久了,快點出來啦。」美緒不滿地浴室外喊叫。   「抱歉。」我羞紅著臉,從浴室中出來,看看墻上的時鐘,我已經待在里面超過2個小時了。   美緒一邊咕噥著,一邊褪下衣服。離那件事發生已過了兩個星期,我在當天返家之后一個人縮在棉被里懊悔不已。但是,到了隔天早上美緒卻若無其事的回來了,就像什幺事也沒發生過,美緒似乎完全沒有改變,一樣的愛說話、一樣的惹人喜歡,言行舉止也都正常。彷彿,就像一場夢般,夢醒無痕。   可是,我卻偏偏深陷入夢中無可自拔。   「呼呼........」脫下白色上衣后,美緒柔軟的胸部挺立著,兩顆小小的乳頭經過潤滑和摩擦后會挺立起來,給人難以忘懷的快感。隨著我的妄想,呼吸漸漸染上熱度,美緒絲毫不介意我饑渴的眼神,大方的展示她的身體,白皙的雙腳和性感的臀部,帶著嫵媚的微笑走進浴室的蒸氣中。   我步履闌珊的走回臥房,慾火燒的我頭昏腦脹,對妹妹異常的性慾讓我感到非常羞恥, 但一想到美緒在沾滿自己淫水的浴室之中清洗身體,又讓我再次迷失在興奮的情緒里。   一天晚上,父母出去聽音樂會,留下我和美緒看家。美緒突發奇想的說要由她準備晚餐。   「這不太好吧。」我對美緒說。因為,她實在不太擅長料理。   「放心吧。姐姐,你一定會喜歡的。」美緒眼睛凝視著我,紫色的眼睛好像把人吸進去一樣,我咽一嚥口水,腦中好暖暖地有股熱流涌了進來。   「你一定會喜歡的。來,姐姐跟我說一次。」美緒用低沈的嗓音說著。   「我一定會.........喜歡。」這次,我乖巧的點點頭,看著美緒帶著神秘的笑容走進廚房。   那頓晚餐很愉快,美緒展現了過去未有的廚藝,機智的對話逗的的我開懷大笑。但是,我的注意力時常被吸引到別的地方,好幾次我都望著美緒的低胸上衣發呆,單薄的布料很透光,可以讓人看見乳暈的顏色。對于我的失態,美緒都一笑而之。   晚餐的最后一道是一杯牛奶,我嘗了一口,覺得它的味道難喝極了,向水一樣稀薄的喝起來非常噁心。   「怎幺可能,那是市面買的到最貴的耶。」美緒抗議,她的那杯推到我的面前。   那你嘗嘗我這一杯嘛,她建議。   「你那杯又沒什幺不同。」我笑著說。   「那這樣呢?你看。」說罷,她嘗了一口,用帶有牛奶香的舌頭舔我的嘴唇。   「我施了魔法,被我喝過的牛奶嘗起來會不一樣。」她挑逗著我,用舌頭點我的上唇、下唇不停的重複,我感到身體整個熱了起來,鼻子嗅到的奶香急速變甜。   來嘛。她又嘗了一口,這次沒有吞進去,舌頭在乳白色的混濁液體中蠕動。   我說服自己說,只是一個游戲。隨后,我貼上她的唇。   牛奶的甜甜的香味,和口水混雜在一起,還是依然黏稠。我們的舌頭交纏在一起,互相逗弄,我感覺美緒把牛奶推送進我的口腔中,甜美的滋味讓我沈醉。很快的,我開始神智不清,眼前的世界開始模糊然上淫糜的紫色光暈,美緒不停的餵我,好像我是一只小雛鳥。杯子很快就空了。   在恍惚之中,我看到眼前再次出現了紫色的漩渦,一切都和上次相似,那感覺是那幺的快樂舒服。唯一不同的是,神父的聲音變了,變成一個讓我安心的熟悉聲調。   在紫色的世界里,我恍惚的看見美緒牽著我的手,帶我到浴室里,脫下我的衣服,用熱水沖我身體。在迷亂的紫色世界里,我感覺輕飄飄的好像快飛起來了,美緒拿出一個帶有顆粒的紫色按摩棒,我張開雙腿讓它深入我的私處,強烈的快感讓我背部弓了起來,臀部順著它上下擺動,雙手撫弄胸部。   「啊啊啊啊!我要,服從慾望。對,服從慾望就好了,嗯哼嗯哼嗯哼,好棒喔,好舒服喔。小穴好緊,啊哈啊哈啊哈.........」身體無止盡的索求快感,給當我在強烈的高潮中清醒過來時,美緒就會餵我喝牛奶,讓我再次墮入紫色世界。   「你已經是我的東西了。」美緒這樣說,感覺以前有誰也說過一樣的話,但是那已經不重要了..........   「姊姊啊,你品嚐夠了嗎?」美緒帶著微笑問我,我攤在滿地的淫水中,經歷過多次高潮后,完全無法動彈。   身體幾乎沒辦法動彈,唯一的感覺是乳房似乎異常的腫脹。   「嘻嘻嘻。是嗎?那換我來品嚐了。」美緒貼上我的乳頭,開始吸潤起來,奇怪的是我的 乳房竟然開始源源不絕的涌出乳汁,紫色漩渦和快感再度涌上。   只是這次,我想我再也不會醒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