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科學幻想  »  [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五]

分享到:QQ空間新浪微博騰訊微博人人網微信一鍵分享
[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五]
作者:snow_xef本文首發于東勝洲關係企業、天香華文、第一會所及禁忌書屋。轉載請保留此段。多謝。(二十二)  “呀。”愣了可能有七八秒,方彤彤才很輕很輕地叫了一聲,跟著睜大眼睛看向趙濤,有點生氣地說,“你……你怎幺把小雞雞偷偷掏出來了!”  差點噴出來的滿管兒精液被她嚇得又縮回去了半截,倒是沒讓他尷尬地打破自己的最快紀錄。他另一只手還沒忘捏著方彤彤的胸,這邊握著老二說:“彤彤,我、我實在憋不住了,這幺又親又摸的,舒服得我都快射褲子裏了,我不欺負你,你……你也讓我自己弄弄解決一下吧。”  她挪了挪身子,轉過來靠在他身邊,好奇地瞄了他褲襠幾眼,突然拉開他的手站了起來,“行,不過你得讓我開燈,我看看你到底要弄什幺。”  “成,你樂意開就開吧。你都好意思,我……我更沒啥。”其實心裏還是有點別扭,手淫這事,他以前隔著褲子夾欄桿的時候都怕人看見,別提現在正大光明亮在女朋友眼前了。  要是已經辦了可能還好,可這不才進展到親嘴摸胸嘛……  燈一亮,晃得他閉上了眼,再睜開時,方彤彤已經竄回到沙發上,半邊倚著沙發靠背半邊貼著他,好奇地問,“這這這……這就叫手淫吧?你老弄嗎?”  “想舒服的時候,就弄一次。也……也不經常……”他漲紅著臉撒了個謊,空著的手又往她胸口爬去。  “才不信,你這幺臭流氓,肯定老弄。我偷偷翻過雜誌,就那什幺《人之初》,你、你這就算勃起了?”她連胸又被抓住都沒在意,亮晶晶的眼睛可勁兒盯著他褲襠瞅個沒完。  “嗯。”他豁出去套了兩下,就這幺當著她的麵。  “摸……摸胸很舒服嗎?怎幺能大成這樣啊……”她往他懷裏湊了湊,方便他揉的順手,烏溜溜的眼珠隨著他上下滑動的手微微搖晃,“阿姨家那小崽子撒尿的玩意,都沒我手指頭大。勃起這幺厲害的嗎?”  趙濤哭笑不得地解釋說:“那是孩子,你穿開襠褲的時候胸也沒這幺大這幺軟吧,小雞雞也會長的啊。”  “那我也沒長出倆冬瓜來啊……”她還是一臉很驚奇的樣子,“你這也大得太夸張了,平常怎幺裝進褲衩裏的啊?”  這種時候實在不想分心,他匆忙說:“你等會兒,等會兒我弄出來,它變回去你就知道平常多大了。”  “哦……”她小聲問,“我能幫啥忙不?讓你摸著就成?”  “嗯,”一時間也沒想到有什幺她能幫忙的,比較過分的要求他也沒底氣提,再怎幺能玩能鬧,他這女朋友也才是個高二女生,要是說讓她給親一口試著吹個喇叭估計當場能翻臉,只好說,“我摸著你就特有感覺,要不……要不你讓我順著領子進去直接碰碰?”  “不行。這你就自己弄起來了,我怕你忍不住欺負我。”她紅著臉搖了搖頭,“你手腕累不?不行我替你會兒?”  “好啊!”他高興地差點蹦起來,連忙點頭說,“不過你也別用太大勁兒,這東西硬歸硬,可嬌氣著呢。”  “哦。”她舔了舔嘴唇,小手晃晃悠悠伸了過去。不敢直接拿在手裏,先伸出指頭,往光滑發亮的龜頭上碰了一下,“這個眼兒……不會突然尿出來吧?”  “不會……絕對不會,硬著尿可難受了。”他連忙幫她打消顧慮,試探著鬆開自己的手,把位置讓出來。  她加了一根手指,輕輕捏了捏,吃驚地說:“不是骨頭那種硬啊,我還以為是皮包骨頭呢。”  “健康教育課本你肯定沒好好看過。這玩意平常耷拉著,怎幺可能有骨頭。”他盯著褲襠那邊,硬邦邦的陰莖因為被方彤彤捏著忍不住從根兒上使起了勁兒,她捏得本來就鬆,結果直接掙了出去。  “還能動啊?”她感歎了一句,這次沒再讓它跑掉,直接抓了個滿把。  她的手指又細又長,又軟又滑,正好把他那黑乎乎的棒子團團圍住,可能出了汗,濕津津的還有點涼。  “是這幺著嗎?”她試探著上下動了兩次,問。  “可以再大點勁兒,再快點兒。別把外麵皮扯得太狠就成。”他急匆匆地指點兩句,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被旁人幫忙手淫,更別說,還是個這幺漂亮可愛的女生,剛才被嚇退的快感幾乎是瞬間就重新團結在高翹的旗桿下。  她聽話地改變了手上的動作,一波又一波的愉悅感立刻隨著包皮在龜頭周圍的摩擦擴散到全身,他激動地繃緊了屁股,手指拼命擠壓著衣服中酥軟的乳房,玩命地撥拉著比剛才更加突出的奶頭。  單純從感官的角度出發,方彤彤的動作遠遠談不上熟練,給他帶來的直接刺激當然也遠不如他自己手淫的時候。  但心理的快樂已經強烈到無法抵抗,那滑嫩的手掌賣力的為他服務,紅撲撲的小臉寫滿了專注,被這樣誠心誠意希望他快樂的目光望著欲望最強烈的地方,噴薄而出的沖動幾乎是馬上就轉成了現實。  他都沒來得及出聲提醒一下方彤彤,膨脹到極限的肉棒就猛烈地噴吐起來。  幸好,之前已經解決過,平常也一直有手淫習慣的他沒積攢多少體液,雖然整條陰莖跳動的程度非常劇烈,最后射出來的,卻不過是星星點點的幾滴而已。  一小半落在大褲衩,剩下的,都淌到了方彤彤的手上。  她愣在那兒,緩了好一會兒,才小聲說:“這……這就是好了?”  還沈浸在喜悅的余韻中,他軟綿綿地癱在沙發上,點了點頭。  她抬起手,仔細看了看上麵,撅著嘴說:“噫——這就是精液啊,怎幺跟清鼻涕似的。”  可能是覺得有點惡心,但又是趙濤的子孫,不好意思直接表現出來,她吐了吐舌尖,說:“我……去洗掉沒事吧?”  “沒事沒事,你去洗洗吧,不然干了那一片緊巴巴的,還稍有點味兒。”他連忙說著,也不好意思去找衛生紙,干脆扯出內褲用外側匆匆擦了擦,就打算收起來。  “別收!”方彤彤在廁所門口回頭喊了一句,“說好讓我看小了的模樣呢,不許收。”  好吧,他撒開手,索性就那幺擺著,方彤彤都不害羞,他擱這兒裝什幺薄麵皮。  聽著廁所裏的水響,他心滿意足地伸了個懶腰,看著掌心,回味著剛才抓握住飽滿乳肉的美妙滋味。  真好,要是可以,真想就這幺揉到明天早上。  沒關係,循序漸進,不就是循序漸進嘛,他已經下定決心和方彤彤走下去,那該發生的,就都是遲早的事,等到訂婚結婚,他還怕沒機會躺在床上揉著睡幺。  方彤彤洗完手后,他才知道,自己低估了她的好奇心。  一看到陰莖軟塌塌變小的樣子,她就忍不住抓到手裏又摸了起來,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問題的往外丟,讓他這純處男性學趙括應付得滿頭大汗。  結果最后還被她給又玩硬了。怕真玩出火來,他只好提議回去接著玩大富翁。  沒想到她這個好奇寶寶,玩著游戲還一個勁兒惦記著男生的那些小秘密,簡直是不破砂鍋誓不還。  一直到最后送她回去出了家門,她才不好意思再接著說那些不好見人的問題,轉而閑聊起來。  等車子快蹬到她家院門口的時候,她不知道被路上的哪句閑扯淡提了醒兒,突然皺著細細的眉毛扭頭看他一眼,問:“趙濤,你不想讓班上人知道,不會是還惦記著孟曉涵吧?”               (二十三)  心裏咯噔一下,趙濤連忙擺著手,一激動差點來了個大撒把,“不是不是,絕對不是。我都發誓不再惦記她了,你怎幺還這幺計較啊?”  方彤彤哼了一聲,“我又不是沒暗戀過,我可知道著吶,那種偷偷喜歡的感覺可容易感動自己啦,越想越能把自己鬧得癡情得跟啥似的。我……我好不容易成你對象了,你非要保密,還不準我懷疑啦?”  “那這幺著吧,”他連忙想了個主意,“本來我也有哥們不能瞞著,你估計也有小姐妹得告訴,咱下禮拜把他們湊一桌,請吃個飯,小圈子公開一下,說好讓他們給保密。你不是擔心孟曉涵嗎,你去請她,把她也叫上,我直接告訴她,我現在……以后喜歡的就是你了,你是我女朋友,絕不換人。成嗎?”  方彤彤猛蹬了兩下騎到前頭,想了一會兒,放慢速度等他趕上,笑嘻嘻地說:“行,不過就不用請孟曉涵了,我跟她也沒熟到那份兒上。你都打算叫誰啊?是單身不?我小姐妹也有沒搞對象的呢,到時候說不定跟誰就看對眼了。”  這個辦法看來還算成功,之后一直到單元樓口,方彤彤都在興高采烈地設計該叫誰該在哪兒吃,一副好像這就是訂婚宴的架勢。  沒怎幺往女生家去過,方彤彤問了兩遍,他還是不好意思上門,而且怕留下什幺蛛絲馬跡被她媽媽發現,到時候打方彤彤一頓,也是他心疼。  “瞧你說的,我媽都成007 了。”她撲哧笑了,站在樓道口說,“那我上去了。”  她抬手扶著墻,就那幺稍微有些不平衡地站著,薄薄的衣裳裹著她姣好的身子,亮亮的眼睛直直地盯著他,明明說了上去,卻沒轉身,也沒動。  一股熱流在心頭涌動,他舔了舔嘴唇,突然拉住了她的手,“我……親一下再走好嗎?”  她抿著嘴笑了,把另一只小手也塞進他的掌心,閉上眼微微抬起了下巴。  沒有再用舌尖糾纏起舞,他們單純用唇瓣摩挲著彼此,四只手的二十根指頭,牢牢緊握。  “那……明天見。”四五分鍾過去,他被路過的汽車聲驚開,有些尷尬地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汗,小聲說。  方彤彤嗯了一聲,用手指頭點了點自己的嘴巴,往他這邊彈了一下,輕快地跑上了樓。  回到家門口,摸出鑰匙開門的時候,趙濤還有點暈淘淘的,從起床到這會兒,整整一個禮拜天的時光都被方彤彤滿滿地占據,沒有給其他人留下半點空間,而他,正因此笑得像個傻子。  進門后,沙發罩還皺巴巴的,出門前換下來的大褲衩還丟在上麵,精液的印子不太顯眼,看得清而已,不過足夠提醒他,今天發生的事不是做夢。  他有女朋友了,一個一定會長長久久一心一意愛他的女朋友。  他又傻笑了一會兒,鉆進廁所洗了個臉,為了讓方彤彤的味道多留一會兒,取消了洗澡的計劃,獨自跑到沙發上坐了幾分鍾,才心滿意足的伸了個懶腰,回臥室翻出了周一要用的作業,打開臺燈奮戰起來。  十點多的時候,電話響了。  他放下筆走到客廳,掀開布看了一眼,竟然是方彤彤家打來的。  不會這就被發現了吧?他心裏又是一個激靈,猶豫了一會兒,才接起電話,謹記著方彤彤的囑咐,對方說話之前,絕對不吭氣。  結果沒想到電話那頭也沒說話,聽筒兩端陷入到令他緊張的沈默中。  到他快要覺得這是白浪費電話費的時候,對麵終于傳來了方彤彤清脆悅耳的連串笑聲:“是我,你真棒,沒有忍不住先開口,這我就放心了。”  “呼……你再不說話我就忍不住掛了。你嚇得我都出汗了。”  “對不起啦,我這不也是想模擬一下以防萬一嘛,我媽最恨我早戀了。”  “放心,我一定記得先看電話號碼,害你挨打,我也難受不是。”  “嘿嘿,你還挺會說的,以前不怎幺和你打交道,還覺得你傻老實,就作文寫得不錯呢。”  “是嗎?”他在心裏歎了口氣,上學期方彤彤跟他課間湊巧聊過一次,那次還被她說貧嘴來著,看來她是忘了。  果然……沒有鎖情咒,這樣的女生根本不會惦記著他的任何事,他得到的,其實是遠超他能力所及的寶物。  一定要好好珍惜才行,他給自己定了定神,問:“打電話就是為了考驗一下我的應變啊?”  “當然不是。我是興師問罪來啦。”她在那邊故意用夸張地口氣說,“你買漫畫書也不買靠譜點的,盜版盜得太離譜了吧?”  “啊?”  “我上次看你的書不是就看了幾本嗎,我讓我表弟給我買一套,我想看完。今天他給我送來放家了,我一看,女主角名字都不一樣,人家這套我愛芳鄰的女主角叫二之宮亞美。”  “呃……啊?”  “我給我弟打了電話,小南那套書叫touch 好嘛,中文是棒球英豪,我愛芳鄰是R ……R 什幺什幺的,棒球英豪還有動畫片呢。你沒看過啊?”  “靠,我說怎幺質量那幺次,死胖子黑我。改天我找他去,擦嘞,賣的那什幺七笑拳讓我差點錯過亂馬,我剛喜歡上安達充讓他給我推薦就給我來這出。”  “不過這個也挺好看,講的是游泳的,我起碼看得懂,棒球我一竅不通哎。對了,下周末咱去游泳吧?你會游泳嗎?”  “倒是會,但游得不好,我也沒證,進不了深水館。”  “沒事,我陪你在大池子游唄。有水上滑梯還好玩呢。我新買的泳裝可漂亮啦,就穿過一回,那次是和小姐妹一起去的,男生你是第一個見的喲。”  盤算了一下,這約會地點怎幺也比K 歌房強,雖然不喜歡人多的地方,但他想看方彤彤的泳裝啊,嗯……正確地說是想看穿泳裝的方彤彤啊,“好,那下禮拜天咱一起去。期末考試就滾他的吧。”  那邊咯咯笑了一陣,說:“不滾他的你也考不多好,有啥的。”  “對了,你到游泳池可別勃起啊,頂起泳褲可太難看了。我說你臭流氓心裏高興,別人說你臭流氓我可就惱了。你別害我跟別人吵架。”  徹底了解這詞兒后,她說的還真越來越順口了,他自己一般都只好意思用硬了形容,她聲音又脆又甜,稍微帶著點羞澀說出勃起這種詞,一下子就讓他小肚子那邊熱了一熱,“我……我盡量。我不是跟你說了,這事兒男生自己說了不一定算。”  “你還說打疼了就能軟呢。那到時候我干脆就這幺處理算啦。”  “別別,我努力,我真的努力。”  “喂……趙濤,”方彤彤遲疑了一下,聲音變小了點兒,“之前咱……咱在沙發那兒的時候,是親嘴你更有感覺還是摸我啊?哪樣勃起得快呀?”  好奇心太旺盛算是好事還是壞事啊?他拍了下腦門,誠實地回答:“不知道,我……我剛一親你就徹底硬了,哪有心思統計速度。”  “哦,”那邊有點失望,“舒服也光是最后出來那一下,對吧?”  “那到不是,出來那下是最舒服,之前……親嘴的時候也特舒服。”他趕緊表態,“以后你可不許不讓我親,不然非憋死我。”  “讓讓讓,肯定讓。你不親我親別人我還不干呢。”聽筒裏傳來很坦誠的聲音,就混了那幺一點點羞澀,“而且……而且我真挺喜歡你親我的。”  他膽子頓時大了不少,小聲問:“那……你喜歡我摸你不?”  對麵沈默了一會兒,然后傳來羞澀了更多的聲音,“喜歡倒是喜歡,可是……總覺得漲鼓鼓的不對勁,還酸。不如親嘴舒服。”  說到這兒,她一下想起了什幺,抱怨說:“對了,你……你下次可別光逮著一邊捏,人家咪咪頭本來差不多一般大,剛才洗澡看了一眼,有一邊都被你捏腫了。”  “啊?對不起對不起,疼嗎?”  “到不是很疼,就是用手一碰刺癢。你下回輕點。”  “嗯,我一定注意。”他連忙保證,只要有下回,他啥都能一口答應。  “嗯……我其實還有個事兒想跟你商量。你得答應我。”  “啥?你說吧。”  “咱以后在一塊,你……要還想和我那樣親熱,時間安排得靠后點,可不能一見麵就來。行嗎?”  “為什幺啊?”他奇怪地問,“親你也不行嗎?”  “那個行……可是不能那幺親,那幺親得等最后。”方彤彤的口氣顯得有點奇怪,“除非是在我家,在我家可以不守這個規矩。”  “彤彤,你是擔心我忍不住嗎?你看我今天都那樣了不是也忍得住嗎,我……我見了你肯定想親親抱抱的,早點晚點有什幺區別嗎?”  “有。”她很干脆地回答,“區別大了。”  “你告訴我理由好不好,我實在想不明白。”  那邊又安靜了一會兒,接著,方彤彤又羞又急的聲音響了起來,“我……我一回家就把褲衩洗了,騎車子回來的時候最中間一道涼嗖嗖的別扭死了。你……你要一見麵就親啊摸啊的,之后我不回家總不能捂干吧?討厭!”  可能是說出這樣的答案有點羞恥過頭,喀啦一聲,電話掛了。  他抓著話筒,傻嗬嗬地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一個讓他當場褲襠鼓起來的事實。  方彤彤之前走的時候,下麵其實已經濕了。               (二十四)  哪兒還有半點學習的心思,把作業稀裏糊涂的隨便填完,趙濤沒拿任何東西,就那幺回想著之前的親熱用手套弄起來。  當腦海中想象出那條又小又薄的內褲包裹著方彤彤飽滿的三角區,正中央浮現出一道淺淺濕印子的模樣,手中的陰莖激動地射了出來。  這一晚,他睡得格外香甜。  周一,按照平常的步調,他照舊七點才爬起床,拿出三五分鍾用軍訓速度解決了內務,本來想暢快的蹲個坑,沒想到才爽了個大粗頭出去,家門就被敲響了。  “誰啊?”他頂著一腦袋問號大聲問。  “我。開門。”  他還有點迷糊的腦子頓時徹底清醒過來,門外是方彤彤,“啊……哎!等我一下,我……我在廁所呢!”  外麵似乎傳來撲哧一聲笑,他都能想象出方彤彤花枝亂顫的樣子。  匆匆忙忙擦了屁股,他踩著沖水聲提起校服褲子沖了出去,連忙打開門,“你怎幺來了?拐這幺大一圈干啥?”  方彤彤拎著手上兩個冒香氣的塑料袋走了進來,“看你平常到班的時間也知道你這會兒鐵定出不了門,我給你帶早飯來啦,我家門口的雞蛋灌餅,可好吃呢,吶,你倆,我一個。帶到學校吃還是在家吃完走?”  “啊?”他愣了一下,小聲說,“我平常……都不怎幺吃早飯。”  “我知道,昨天看你家冰箱就知道你都是怎幺對付的,瞧你都存的啥啊,冷饅頭,雞蛋糕,鹹菜疙瘩榨菜包,豆腐乳一放就兩瓶,平常在家這幺對付,還老買漫畫游戲啥的,你肯定把早飯錢省了。”方彤彤甩手把書包丟到沙發上,解開塑料袋,“來吃吧,真挺好吃的。不吃早飯身體不好,你那樣吃身體也不好,以后你要想在家吃,給我打電話,我給你做。”  那雞蛋灌餅確實聞起來就很開胃,他平常不吃主要也不是因為省錢,而是嫌麻煩費時間不如多睡五分鍾,外麵買又不想跟一大堆人排隊,干脆去了這頓,如果有人給送,那自然是吃比不吃舒服。  “嗯……確實挺香。”他一大口啃下去,含含糊糊地說,“那咱一起去學校?主任可老在門口蹲遲到的,這樣沒事吧?”  “到咱晚上約好的地方,你就先走,我晚點過去。岔開個幾十米,他能說啥。”方彤彤滿不在乎地墊著塑料袋撕下一小塊餅,斯斯文文地放進嘴裏。  “哦……行,那我以后早晨等你,你不能來就給我個電話。到了那兒你先走,我不怕遲到,主任是我家熟人不吵我。”他盤算了一下,樂滋滋地做出了計劃。  “行。”她也挺高興,喜孜孜吃了起來。  一起吃過早飯,方彤彤去廁所洗了洗嘴,出來推了他一下,“去洗洗,大油嘴。”  他抬起胳膊直接擦了過去,“吶,好了。”  方彤彤一皺眉毛,撅了撅嘴,用手指點了點。  他恍然大悟,立刻跑去好好洗了洗嘴巴,出來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方彤彤看了看表,小聲說:“兩分鍾?”  “行。”他麻溜答應,一把摟住她親了上去。  好好親了一頓,方彤彤準點把他推開,給他把校服領子好好整了整,笑盈盈地說:“走吧,不然都得遲到。”  他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唇,“真好吃。”  “都是灌餅味兒,一嘴香。”她咯咯笑了起來,拎起書包和他一起走了出去。  “昨天還一嘴炒羊肉味兒呢。”他背起書包把她的也拎上,拉著手輕快地踩著樓梯下去,連上樓大媽差點瞪掉到地上的眼珠子都沒顧上搭理。  “這多印象深刻啊,回頭人家問咱初吻是啥時候,就說剛吃完炒羊肉。”  清脆的笑聲,就這樣回蕩在單元樓的狹窄樓道中。               (二十五)  趙濤的家住得其實挺偏,從上初中,他就沒怎幺在遇上過一起上下學的小伙伴。  現在的高中,他順路最長的同學,也就能跟出他仨紅綠燈。  所以他真沒想到,多了一個方彤彤,就能把他從前百無聊賴的騎車過程襯托得如此孤獨。  心情實在是太好,到班上還把孫博給嚇了一跳,第一節課一下就竄了過來,“你撿錢包了?還是突然喜歡數學了?怎幺隔會兒就傻笑一陣?”  想起說好的約人吃飯,他索性把孫博拎了出去。  先被臭訓了一頓,跟著聽到不敢相信的消息,孫博的眼睛瞪得那叫一圓,氣死圓規不成問題。  “我操你倆真搞上了?”孫博緩了緩,立馬說,“照你說,那都是謠言,這幺漂亮一班花頭一次正經談戀愛,還做一手好菜,還主動追的你,陪你上下學,你爹媽不在還敢去家裏玩……我操我操我操,不行,我咋覺得你寫作文寫迷瞪了啊。你說這一堆,人方彤彤知道嗎?”  “日!”趙濤直接給了他一拳,“等吃飯時候你就信了。反正學校裏頭給我保密,我就沒告訴別人。你別給我添亂。”  “這……這還保個啥密啊。你傻逼嗎?”孫博肥厚的嘴唇裏飛出一串白星子,“這你媽是咱班班花啊,跟你搞對象多有麵兒你知道嗎?這要是我,天天被校長扔主席臺上訓早戀老子都認了。”  “滾,我不認。教導主任跟我家啥關係?真出了事倒霉的不還是彤彤。夠哥們就幫我保密,打個掩護,有人問就說我跟她是好朋友。”上課鈴響了,他也懶得再多說,攬住孫博千叮嚀萬囑咐,總算是要了一個承諾。  因為方彤彤在女生中算是高個,趙濤想看她的時候,老是得回頭。  但也正因為這樣,每次都能對上她的視線,讓他心裏又暖又甜,美得忍不住光想傻笑。  從這天開始,他和方彤彤就早晨一起來,晚上一起走,方彤彤家小區的人不愛管閑事,去的時候也都是大晚上,不太擔心被說什幺,至于他這邊家屬院的嚼舌老太太,他其實不怎幺在乎,那幫碎嘴子老不死,院兒裏稍微年輕點的也沒誰把他們當回事。  而且,方彤彤有時候還故意往人家眼前晃,唯恐他們家屬院不知道多了個女生每天來給趙濤送早飯似的。  有了初吻這幺良好的開頭,毫無顧忌的他倆幾乎一有機會就親在一起,晚上送方彤彤回家,上樓分別前那一次,她一般還特許他親的時候動動手摸摸胸,讓他回家時候坐在車座上褲襠裏那個別扭。  最期待的事變成了上學下學,他們兩個有名的缺課大王突然都變得勤奮起來,第一個星期直到周六,就逃了一個禮拜四的晚自習。  因為那天是他們說好請客的日子。  怕碰上其他同學,加上方彤彤約的姐們裏有個回民,他們特地選了一個挺遠的燒麥館。  那頓飯整體吃得還算愉快,三男五女正好一個八人桌,沒點多少貴東西,趙濤請得起。但最后方彤彤反倒顯得不太高興。  送她回家在樓下,她才氣哼哼地說了原因,原來她那個帶著男朋友來的姐們看不上趙濤,一起去洗手間的時候說了不少趙濤的壞話,她當場沒發作,肚子裏卻已經快冒煙了。  趙濤勸了半天,又親又哄的,她也沒轉過那根筋來,硬是從書包裏摸出通訊錄找到那個女生家裏的電話,刷刷涂了個亂七八糟,扯下來撕了個粉碎。  “她說我別的啥都行,就是不能說我沒眼光!”她在碎紙片上狠狠踩了幾腳,氣哼哼地說了一句趙濤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忘的話,“說我沒眼光,不就是說你不好嗎?說你不好,我就和她絕交!”               (二十六)  充滿期待的禮拜天很快就到了,畢竟下周就是期末考試,孫博他們也比較老實的放棄了例行的娛樂活動,乖乖在家給爹娘裝樣子。  不過孫博本來也答應了,以后周末不約死,趙濤有空就老地方見,沒空就陪女朋友去吧。  方彤彤對這個周日也格外期待,憋了六天在學校裝普通朋友,就倆晚自習湊一桌上的,其余時候都不在一塊,也把她急得夠嗆,周六晚上在樓道口直接給他下了死命令,回去就睡覺,早睡早起,她起來就去他家敲門,這次不打電話了。  算上他早就準備好請假的晚自習,足足一個整天,都是屬于他們倆的。  平常上學七點鬧鍾響得快散架他還爬不起來,這回,他睜眼起來一拉簾子看了看表,竟然才六點十分。  明明昨晚上想象著方彤彤的泳裝樣子翻來覆去一點多才睡,可這鍾點起來,他愣是一點不困,兩天忘打理的小兄弟也精神抖擻久違地晨勃了一次。  他愣怔了會兒,稀裏嘩啦洗漱蹲解決完畢,馬不停蹄地收拾起來。  上禮拜這時候還沒準備接受方彤彤,家裏也就幾乎原樣沒動,這會兒她可已經是女朋友了,他怎幺也得把家裏收拾的有點樣子,不求多幺美觀大方,起碼干干凈凈整整齊齊,像個靠得住的爺們。  這種大掃除他本來攢上個把月也會在小姨的催促下做一次,干起來倒是輕車熟路。  等忙活完往沙發裏一癱,時間已經到了七點五十。  照說方彤彤那種急性子,這會兒應該差不多到了才對,說好帶早飯來,晚得太狠,還不如并進午飯一塊。  結果比他預計的晚了不少,快八點半,屋門才被輕輕敲響。  這絕對是存心測試他起了沒有,要不是他在沙發上全神貫注聽著連GBA 都關了聲音,絕對會當成誰家遛狗不小心蹭門上了。  打開門,方彤彤有點小驚訝地拎著大兜小兜進來,背上還背了個色彩斑斕的帆布包,“呀,竟然真起來了啊。我還說讓你多睡會兒晚點叫你呢,特地去先逛了早市。”  “吶,這是中午晚上的份,你先放廚房,我買的豆腐腦配蔥油餅,趁熱好吃,你趕緊放開桌子。”她跟回了自己家一樣一邊指揮,一邊抬腳勾上了門。  “還背了個包啊?都帶的啥?”他手忙腳亂接過東西放好,放開休養了一禮拜的飯桌,幫她解下背包丟到沙發上,隨口問。  “游泳得帶泳衣啊,還有防曬霜,泳鏡。拉拉雜雜我總不能裝塑料袋吧。”她笑嘻嘻地把袋裏的東西騰到碗裏,“沒買多,早飯吃吃就行,中午給你好好做一頓,保準香。我怕你沒起,磨蹭涼了,專門在你們院門口買的,旁邊賣煎餅果子的阿姨知道我是找你的了,她記性真好。”  “知道知道吧,反正我們院的碎嘴子告不到你媽那兒,我爸媽不怎幺管我這個,我高一他們還抱怨我都不知道早戀來著。”  方彤彤一揚小臉,挺期待地說:“那咱馬上都高三了,阿姨叔叔他們知道我會不會生你氣啊?”  “你這幺討人喜歡,他倆肯定不會。”  聊著吃完了早飯,方彤彤任他搶著收拾,自顧自從背包裏掏出一個方盒,“上次我見你家有DVD ,這次帶了電影,咱一會兒一起看吧?省得你拿那個霧蒙蒙的游戲嚇唬我。”  “什幺電影啊?”他放好碗,從廚房走出來問。  “泰坦尼克號!”她樂嗬嗬亮了一下封麵,萊昂納多和凱特在大船頭上麵跟升天了似的擁抱在一起,甜蜜無限,“可好看了。”  “我看過,當初還電影院看的呢,就在青年文化宮。”他趕忙說了一句。  “我老去那兒玩跳舞機。”她順口接了一句,跟著馬上反應過來,說,“跟我再看一遍唄,這幺好看。”  “行,不過……中間露絲可脫光了啊,他和杰克還跑馬車裏那啥來著。”他有點擔心地提醒,怕自己到時候忍不住多看幾眼她不高興。  “男生不就愛看那個嘛,說的跟你不看毛片一樣,我才不信,你電腦裏肯定有。”她滿不在乎地甩了甩馬尾,把盒子遞給他,“露絲那幺胖,沒我身材好,我才不怕你看。再說,看得你再眼饞,也夠不著人凱特溫斯萊特啊,還不是只能摸我。哼。”  好吧,反正這當年本來就是最適合搞對象的一起看的電影,還是難得的無刪節版大熒幕亮咪咪,雖說現在已經閱片無數沒了當初的激動,但陪著新交的女朋友再看一遍絕對不是個壞主意。  不過,這片足足仨小時吶,他就是覺得這幺好的一個上午浪費在一部電影上有點虧。下午要去游泳了,游完回來累得要命,估計也沒精神了,滿心想著再摸摸她親親她讓她幫忙打個手槍的計劃豈不是還沒出海就撞上冰山。  算了……她高興就好。  他笑著過去換好電視后麵的線,打開了平常幾乎只讀取過盜版音像店珍藏三級片的DVD 機。嗯……以后找機會哄她跟自己一起看點原始武器、七月七日陰鬼胎之類的片子好了。               (二十七)  拉好窗簾開了空調,播放正式開始。  不得不說,同樣是電影,還他奶奶的是已經看過的電影,和女朋友一起看的感覺就是不一樣。  片頭還沒走完,方彤彤就麻利地兩腳一錯蹬掉了涼鞋,抱著雙腿縮在了沙發上,緊緊靠在趙濤的身邊。  近得不能再近,他只要一扭頭,就能聞見她淡淡的發香。  檸檬味的洗發水,他早確認過。  他大著膽子把手抬起來,繞過方彤彤的肩后。她撲哧笑了一聲,往前一挺,直接抓著他的手放了個舒舒服服摟住自己肩膀的位置,跟著也把手一伸,攬在他腰后靠了上來。  要不是有冷氣,這姿勢絕對熱得不行。  杰克都還沒上船,趙濤的心思就已經沒辦法放在電影上。比起屏幕裏看得見摸不著的露絲那白花花的領口,方彤彤脖窩那一塊正指著乳溝的曬紅倒三角顯然更加誘人。  那簡直就像個箭頭,告訴他手該往哪兒伸能摸到夢寐以求的東西。  手腕感覺到了肩帶的存在,這次方彤彤穿了文胸,難怪稍微能感覺到一些的胸部觸感并沒有上次那幺柔軟。  他吞了口唾沫,小心地后仰,把視線盡可能垂了下去。  她上身穿了一件薄薄的罩衫,倒梯形的領口一覽無余,尤其這樣被他摟著,她微微弓著身,那衣領自然而然的拱了起來,露出下方一道深邃的溝壑,和兩側顯出根基的美貌弧形。  他故意加大了點勁兒,她哼了一聲,順著她的力氣往他這兒靠了靠,這下,連乳罩的邊都被他收進眼裏,米色,和上衣同色係,多半是怕透出來。  “喂……你看哪兒呢?我領子裏也演電影吶?”方彤彤突然冒出一句,他才發覺她已經抬起頭,斜著眼正似笑非笑地看向他,也不知道惱了沒惱。  “臭流氓,不跟你這兒靠著了,借我搭搭腳。”她用手肘頂了他一下,側身躺到了沙發扶手上,雙腳一并伸到他腿上,“讓你陪我看電影,光看我干啥。討厭。”  “這段沒意思,我更想看你。”他干笑著說了一句,把注意力拉回到電視上。  沒一會兒,他的眼睛就又溜了下來。  電影演得精彩,方彤彤的兩只腳丫就在他腿上晃啊晃啊,本來這頭就高,晃著晃著,那裙子就縮到了膝蓋上邊,露出一小段飽滿光滑的大腿。  這可是學校裏從來沒見到過的美景,這幺近的距離下,連毛孔都看得清清楚楚,比小腿白皙許多的皮膚下,隱約還能看到淡青色的血管。  她喜歡玩跳舞機,還喜歡游泳,腿顯得十分有勁兒,小腿肚子上提,腳跟上頭那股筋兒顯得特長,而露出的那段大腿,隨著她晃腳的動作,皮膚下肌肉的彈動盡收眼底,每一次細微的變化,都在刺激他少年的青春感官。  他頭一次發現,女孩的腿在某種情況下,竟然有這幺大的誘惑力。  “討厭……”方彤彤顯然又把他抓了現行,哼唧一樣地說了一句,伸手把裙子往下扯了扯,重新擋住了大半條腿。  夏天的好處就在這時體現了出來,他壓根沒關心杰克和露絲現在離冰山還有多少分鍾,也沒管那倆離沙發裸體和馬車做愛還有多久,他的視線,很順暢地就轉到了她放在自己腿上,輕輕晃動的腳丫。  之前他只偷看過余蓓的,不過看得很仔細,足夠在這會兒對比。  方彤彤的腳稍微大一些,腳趾更長,細細的,整齊地從拇趾一字排開,涂著紅豔豔的指甲油,腳背雖然沒那幺白,但血管也看得清楚楚。  他不算真正的戀足,但他覺得,如果方彤彤肯答應,他愿意抱著這雙腳親十分鍾起步。  最好能一路親上去,親過小腿、大腿,轉向大腿根,直到吻上她溫熱柔軟,嬌美嫩滑的神秘花園。  他舔了舔嘴唇,硬了。  為了不打擾方彤彤的興致,他只好忍著分神看了會兒電影。  快到畫畫的時候,方彤彤爬了起來,重新靠到他身邊,又和最開始一樣。  “怎幺又過來了……不怕我看你?”他忍耐著輕聲說。  “露絲該脫了,我寧愿你看我。”她帶著點醋味兒笑嘻嘻地說,說著,還故意扯了扯領子,把那一片的上衣弄得更鬆。  操,露絲的奶子全世界都看過了,傻子才不知道怎幺選。他馬上毫不猶豫地,專注地低頭看了起來,女朋友給的福利,不要是白癡。  “這幺好看嗎?”過了一會兒,她小聲問。  “嗯……看不夠。”他手指在她肩膀上動了動,這幺回答。  “這幺浪漫的電影,我還說你看了會想親親我呢……”方彤彤撒嬌一樣地說,不過就算是傻子,也能聽出她口氣中的期待。  “我想啊,想死了。”他直接把肩上的手抬起來,推過她的臉頰,低頭親了過去。  她咯咯笑著偏臉躲開,“不行,你剛才太流氓了,不給你親,看完電影再說。”  他想了想,決定以后再和方彤彤看電影,倆小時以上的片子一定要慎重……  仿佛是故意考驗他的定力,方彤彤一會拉開領口扇扇風,一會兒掀起裙擺摸一下自己大腿,那倆主角進了馬車一巴掌甩窗戶上的時候,她還特地瞄了一眼他的褲襠。  “不是因為他倆……”他連忙解釋,“好一會兒了都。”  千盼萬盼,大船總算撞了冰山,該沈的沈,該散的散,Heart 狗了昂,老太太丟了項鏈,演職人員名字剛一竄出來,他就忍不住扭頭正麵抱住了她,狼咬肉一樣狠狠親了下去。  一口氣吻到光盤放完,他都不太舍得撒開那滑溜溜的小舌頭。  看樣子,方彤彤對他整部電影期間表現的克製很是滿意,嘴唇都被他嘬的有點腫,還是笑瞇瞇地蹬上涼鞋,過去拿起背包拉開了拉鏈,“我昨晚一直在想,咱下午去游泳,你老是支帳篷該怎幺辦。”  他還沈浸在剛才的吻裏,雞巴硬得生疼,隨口回答:“這是正常的生理反應啊,你是我女朋友啊,我見你硬不起來就該去醫院了。”  “討厭,我還想和你坐水上滑梯呢,你支愣著滑下去,萬一撞哪兒斷了,這東西能打石膏嗎?”她紅著臉說了一句,跟著把泳衣摸了出來,“吶,你剛才挺乖的,我給你個獎勵,也順便讓你適應適應,說不定啊,看習慣了游泳時候就沒事啦。”  “習慣?”他愣了一下,跟著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  “我去換上泳裝,一會兒做飯吃飯,都這幺穿著,下午出發我就直接外麵套衣服走。怎幺樣?”  他看著方彤彤提在手上的泳裝,雖然理所當然的不是比基尼,但能看得出來,那泳衣背后開了一大片,至少能露出個大V 口。  那可是泳裝啊……離了水,其實和內衣沒多大區別啊!  他雙眼放光地點著頭,突然想到了方彤彤此前的某種擔心,恍然大悟。  內褲怕濕,泳裝可不怕,這小妮子,分明也是想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