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科學幻想  »  [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四]

分享到:QQ空間新浪微博騰訊微博人人網微信一鍵分享
[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四]
作者:snow_xef本文首發于東勝洲關係企業、天香華文、第一會所及禁忌書屋。轉載請保留此段。多謝。(十七)  “趙濤,那我和孟曉涵,你現在喜歡誰更多點?”笑盈盈地看了趙濤好一會兒,方彤彤又一蹬床邊坐著電腦椅往后滑開,看似很隨意地問。  “你。”坦誠麵對自己之后,說實話好像變得不那幺困難了,他抿了抿嘴,小聲說,“你說的對,她不會搭理我,更不可能給我做飯,我傻盯著她干嗎,一起做數學題嗎?”  “那萬一她將來肯對你好了呢?女生的心思誰也說不準的,你看我不突然就著魔了似的喜歡你,你剛才都那樣了我也不愿意以后都不理你。萬一她也突然看上你了呢?”她仰著小臉很認真地說著,看來對她來說這的確是個很嚴肅地問題。  “不會。就算真的會……我也不是屬狗的,給塊骨頭就搖尾巴。誰是我女朋友,我才對誰好。除非你突然看不上我了,不然我絕對不管別人怎幺樣。”他堅定了一下心意,從心裏挪去了所有準備對孟曉涵實施的計劃。  他想要有個死心塌地愛自己的女孩,組建一個平穩的家庭,平凡的生活。  現在,他已經得到了。就算是咒術的效果,他也不在乎。他不想讓事情變得複雜,他不希望小說漫畫裏那些感情波折戀愛多邊形在他身上出現。  方彤彤挺好的,真的挺好的。  “我會讓你一點都不再喜歡孟曉涵的。”挑戰什幺任務一樣地發出了宣言,方彤彤笑著托住腮,看著他說,“以后有人給我寫情書,我就可以說我有對象了。是吧?”  “你還沒回答我呢。”他也笑了起來,方彤彤的笑容,有讓他情不自禁放鬆下來的力量,不久前氣氛的緊張,仿佛也隨之煙消云散。  不過他倒是沒忘了,之后要好好罵孫博那個混蛋一頓。  “讓我提個條件……喂,你站起來瞪什幺眼?不行啊?”  “不是不是,我就是好奇你想提什幺。”他坐回床邊,等著她開口。  “以后不許像剛才那樣發瘋,我保證不干讓你生氣的事,你有什幺不痛快,跟我好好說,我不對,我一定道歉反省。你……你剛才嚇死我了。”她有點委屈地低下頭,抬著水汪汪的大眼盯著他,“也不許別人傳個什幺就當真,亂嚼舌根的都該天打雷劈。我保證不騙你,你直接問我就行,我要騙你,我就是王八養的。”  被亂嚼舌根這個詞提醒了一下,趙濤楞了一下,先是點了點頭說了句好,跟著馬上說:“那……你也答應我件事成嗎?我跟你保證,咱談對象之后,我絕對不再對別人動念頭,就……就一門心思喜歡你一個。”  “什幺事兒啊?”她眨著眼,不知道想到了什幺,臉上騰的一下有些發紅。  他猶豫了一下,小聲說:“咱倆的事,在班上能保密嗎?”  方彤彤的臉刷的一下沈了下來,明顯的失望從她剛才還光彩四溢的眼中浮現,“憑什幺啊?咱對不起誰了非要偷偷摸摸的?還是說我方彤彤配不上你給你丟人了?”  他連忙擺著手解釋:“不是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一個……是早戀畢竟影響不好,教導主任跟我們家熟,萬一傳到他耳朵裏,他不能拿我怎幺樣,可肯定要治你。再一個,我也不想讓人在咱倆背后亂嚼舌頭。你知道,我長得一般,成績一般,運動也馬馬虎虎,長這幺大都沒女生追過我,讓別人知道你對我這幺好,肯定會嫉妒我,到時候不定給咱倆惹出什幺麻煩呢。”  “咱就在班上裝一下。你就說是想跟我當朋友而已——反正我這樣的姐們也有幾個,咱倆在有人的時候稍微保持一下距離,等畢業,咱就可以理直氣壯地公開了。”他慌裏慌張地看著方彤彤的臉色,心裏已經在擔心她會不會生氣,“反正我爸媽老不在,你媽也差不多,你沒事就翹課,我也老裝病請假,咱還能缺在一塊的時間呀。”  她臉上這才由陰轉晴,皺著鼻子哼了一聲,說:“行,不過你給我當保鏢的事可不能不算。晚自習下了你不送我我可不干。”  “那個沒事,期末考完就高三了,晚自習結束遲點走的人肯定不少,咱稍微歇會兒,前后腳走,到X 街小學門口見,我再送你回家。那兒亮堂還有倆家屬院,我稍放心點兒。”  “哦,知道了。”她點了點頭,“那我不想去學校了就給你打電話,你不想去了也記得給我打。”  雖然心裏覺得老一起不去學校也挺容易暴露的,但他想了想,這個不同意自己反倒不高興,現在不比從前,方彤彤不在學校的時候要是聽別人再說她翹課找男生玩去了,他心裏肯定難受得不行。  “成,不過你記得刪記錄啊,別讓你媽發現了。我以前有個同桌早戀就是因為跟男朋友打電話不知道刪來電記錄,被她爸打回去問出來,在班主任那兒鬧得可厲害了。”  “嗯,我媽也一聽這事兒就發瘋。我記著。”她似乎是對之前挨的打還心有余悸,小聲說,“你也機靈點兒,接電話先看來顯,要是我家的號,先聽聲音,別說話。我媽抽煙喝酒老應酬,嗓子啞,可沒我這幺好聽。而且我知道你家就你在,電話一通肯定就先說話了。”  “好,我也記住了。”他暗暗叮囑了自己幾遍,一定牢牢記在心裏,然后盯著她說,“方彤彤,你還沒給我回話呢。你到底是答應不答應啊?”  “就咱倆時候你把姓去了唄。聽著跟點名回答問題似的。”她撅了撅嘴,笑著說,“答應什幺啊?隔這幺久,我忘啦。”  知道她就是想聽自己再說一遍,趙濤清了清嗓子,大聲、清楚、沒有任何含糊和猶豫地問:“彤彤,你愿意當我女朋友嗎?”  “我可愿意啦!”她笑著站了起來,一頭撲進了他的懷裏,把他撞得差點仰倒在床上。  可能是想到了另一個問愿不愿意的場景,她臉上一紅,彎著小嘴說:“等下次你問愿不愿意的時候,我就只能低著頭說我愿意裝淑女了是吧?”  和她想到了一樣的場景,他和她抵著額頭,小聲說:“是啊,等那天你得矜持,而且……穿著大紗裙,你也撲不動了吧。”  “誰說,我就是穿著大鐵疙瘩,撲你也一撲一個準。”她咯咯笑著摟了他一下,跟著擔心什幺一樣撐起來拉開了一點距離,小聲問,“你剛才都氣成那樣了,為啥還非要過來摸我啊?”  “因為想唄……”覺得沒什幺好瞞著的,他摸了摸后腦勺,隨口回答。  “哦……那,你能保證只是摸摸不?”她漲紅著臉用下巴頂了一下他的胸口,小聲問。  一股猛烈的期待劈頭蓋臉砸了過來,他屏住呼吸,差點沒把頭點下去砸褲襠裏,“能,絕對能。彤彤,以后你不同意的事我要是強來,我……我就也是王八養的。”  她撲哧一笑,站起來把電腦椅推回到電腦前,“搞對象這事兒吧,也得循序漸進。”  她故意拖慢了語速,看到他臉上馬上失望到不行的表情,眼睛都笑成了兩彎月牙兒,一指電腦屏幕,說:“你說陪我玩大富翁的,來,咱倆把電腦搞破產,我就讓你摸摸。哦……對,隔著衣服啊,說好了。”  “好!”  這絕對是他這輩子玩大富翁玩的最認真的一回。               (十八)  可是趙濤忘了一件事。  以他玩大富翁的水平,想要讓電腦角色都破產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之前他只在應付表妹的時候打開過這個游戲,反倒是同公司的仙劍奇俠傳他已經通關過不知道多少遍。如果方彤彤的要求換成干掉拜月教主,他隨便找個存檔讀進去,這會兒趙靈兒就已經升天了。  而且絕對是死的最讓他開心的一次。  哪怕換金庸群俠傳也好,他單挑十位大俠通關也用不了一下午。  可偏偏是大富翁,這個運氣占比很大、想讓對手破產需要祈求上天的游戲。而且更糟糕的是,這游戲多人玩的情況下,一盤的時間非常長。  方彤彤挺拔的胸部就在離他不到一尺的地方,可他急得手心都出了汗,兩個電腦角色依然樂嗬嗬的點著票子亂轉。  “換星際成嗎?我開LT地圖一個打三個最高難度電腦,這樣行不行?這大富翁也太看運氣了,而且……而且你還老給我搗亂,你跟我到底是不是一邊的啊。”又一次被電腦角色運氣暴走收入大增之后,他無奈地拉下臉,向自己那位已經持續了三四個小時的嶄新女朋友哀求說。  “我又沒說幫你。”方彤彤得意地丟下飛彈,把男朋友的角色直接送去了醫院,“我都沒讓人摸過,頭一回還不興開個難度高點條件的啊?我沒說要你期末考試進前十名就夠可以了。”  他抬頭看了看表,四點半,他家到學校的距離,六點出門不能再晚了。  這意味著,他如果要盡情的摸上半個小時,就必須在一個小時內解決戰斗。  “啊啊……氣死我了,電腦是不是賴皮啊,為啥都欺負我不動你?”  “別炸了別炸了……哎哎,丟卡也不行,好彤彤,你放我一馬,放我這一馬。”  “哎呀別掐別掐,我點錯地方了,不是故意拆你樓的。”  伴隨著趙濤的大呼小叫,方彤彤的嬌聲輕笑,一個小時刷的一下就飛得不見蹤影。  方彤彤明顯大富翁玩得很熟,她一邊毫不客氣地把趙濤的孫小美再次送進醫院,一邊笑咪咪地指了指表,“加油啊,趙濤,不然一會兒咱該往學校去了,還得留出吃飯時間呢。”  趙濤抬起頭看了一眼時間,渾身的躁動都在叫囂著抗議期望的落空,他只考慮了一下,就霍然站了起來,“你等我會兒。”  跟著,他大步走出臥室,拿起客廳電話,撥了一個隔三差五就會用到的號碼。  “喂,蘇老師嗎?是我,趙濤。嗯……對,我又有點頭疼。您跟李老師說一聲,晚自習我就不過去了。嗯……不好意思,又給您添麻煩了。好,好,我一定注意。”他一氣嗬成地把假請了,然后回頭看著扶住門框瞪圓了眼睛的方彤彤,在光著的胳膊上比劃了一個挽袖子的動作,“來,咱們繼續。”  方彤彤忍著笑問:“你就沒問我晚上想不想去?”  他雙手抓住她的胳膊把她往回推去,“翹課吧,算我求你了。行不行?”  “行倒是行……”她本來就不在乎學校的事,班上按成績分界的階層她從來都在最下,猶豫也百分之百是裝的,“可那留的飯菜就不夠咱倆吃了?要不我再去買點做做?”  “不用。”現在滿腦子都是可以摸的胸部,乳房,奶子,他胃部的感受早就被大腦無情拋棄,直接回答,“我不餓,那點東西你吃飽,剩下我騰了。”  “你們男生都這幺臭流氓啊?”她咯咯笑著故意往反方向使勁,被他磨蹭著推回電腦前,一坐下就斜瞄著他問。  對方彤彤,趙濤已經少了許多膽怯和緊張,也有了說什幺都不會被討厭的自信,當即笑著用手在空中比劃了一個抓握的動作,說:“男的要都不好色,人類可就該滅亡了。我起碼有原則,不對不喜歡我的女生動念頭。”  方彤彤笑嘻嘻地說:“那你就是頭一次真動念頭唄?”  “嗯……YY不算的話,頭一次。”他咕噥了一聲,拿起鼠標繼續和對手可惡的金錢數字斗爭。  知道以前沒被女生喜歡過不是什幺值得繼續的話題,方彤彤很聰明地聊起了別的。已經聊了一下午,他們早就就找到了充足的共同語言。而即使是對彼此比較陌生的部分,在有了親密感的交談中,也成了具有新鮮感的優點。  “下禮拜跟我去唱卡拉OK吧?”說起了下周末的計劃,方彤彤就像不知道期末考近在眼前一樣提議,“我一個阿姨開的店,沒有那幺多亂七八糟的人,我以前老和小姐妹一起去玩。歌可多了,你喜歡的鄭智化小虎隊林誌穎都有,老歌可全了。”  “到時候再說吧。”他從心底排斥K 歌房舞廳錄像廳之類的地方,連游戲廳也不是很愛去。  本質上,他其實是個厭惡群體和熱鬧環境的人。  “你去一次就知道了,光咱們倆,別的誰也不叫。絕對不亂。”仿佛看透了他的為難,方彤彤馬上笑著說了一句,然后站起來,推了推他,“走吧,六點半了,咱先把飯吃了。”  看著電腦角色所剩無幾的金錢,趙濤不太情愿地說:“我不餓……咱再玩會兒吧,我就快贏了。”  “臭流氓,你不餓我餓了好嘛,光知道惦記人家這四兩肉,不給喂飽怎幺再長啊?”她又氣又笑地擰了他一把,一扭身子走了出去,“不管,我去熱菜了。你連我的人物一塊用了吧,這次可別說我不幫你。”  “好嘞!”他斗誌昂揚地拿起鼠標,盯著屏幕上的格子擺弄起來。  剛動了一下,他就扭過頭,看著方彤彤剛好走到門口的背影。  那勻稱柔順的曲線充滿了高中女生的青春魅力,不論是身材還是相貌,都讓他有種此刻身處夢幻的錯覺。他傻笑了兩聲,跟著忙不疊切出游戲,趁著方彤彤在廚房忙活,打開了FPE ——一款能修改游戲數據的軟件。  于是,當方彤彤一邊解圍裙一邊扭頭準備叫他吃飯的時候,他得意地站在了臥室門口,用拇指戳了戳電腦的方向,滿眼放光地說:“電腦都破產了。一個沒剩。”               (十九)  看著趙濤臉上好像餓瘋了之后看到一籠包子一樣的表情,方彤彤哭笑不得地指著桌上,說:“我真的餓了,中午跟你一起吃裝矜持來著,就沒吃幾口。”  趙濤吞了口唾沫,嘴唇發干心跳得跟擂鼓似的,一雙眼睛死死盯著她的胸,真是恨不得用目光在短袖衫上燒出兩個洞來。  “你別那幺直愣愣盯人看成幺……”方彤彤不由自主地縮了一下,拿起筷子敲了敲碗,“我可吃了啊,你不陪我?”  “陪。”他深吸了口氣,坐到桌邊,盡量讓自己不要像個月圓之夜變身的大色狼,“不過我真不餓,你把飯都舀了吧,我等你吃完騰盤子。”  她拿起大碗裝好,端過來放下,“有點多啊……那我吃不了怎幺辦?”  “我吃。”他毫不在意地說,“你吃飽就行。”  方彤彤的臉紅了紅,抿著嘴樂了,吃了幾口下去,她一甩馬尾,盯著他說:“你別這幺看行嗎……我……我都不好意思張嘴了。”  “你不是覺得自己好看嘛,那還怕我看啊?”  “我怕你看膩。”方彤彤用筷子另一頭戳了他一下,“再好看的女生看久了也就那樣。你別看我嘴上夸自己夸得不行,其實早晨照鏡子啊,總覺得也就那幺回事吧。”  “沒事,我喜歡看。看不膩。”他心滿意足地托腮望著她,存心作弄。  “再看我砸吧嘴了啊?”  “砸吧唄,我不嫌棄。”  “討厭。不管你了,看吧看吧,我吃呀,再不吃,炒羊肉都涼了。”  這是我女朋友,今天就能讓我摸到她胸,以后說不定還能接吻,做更加不能說的事,順利的和處男身份揮手拜拜……他這會兒的確誠實地把孟曉涵忘得干干凈凈,滿心裝的都是方彤彤的身影。  他甚至都有點覺得,自己是不是太好追了?這算見異思遷嗎?  “行了,別看了。我吃飽了,吶……你說幫我吃的。給。”她吃了小半碗,就紅著臉坐直,把剩下的推到他麵前,一副很期待的樣子。  本來他是很討厭吃別人剩嘴的,可這是他女朋友,今后玩親親的時候,不一樣要交換唾沫星子嘛,而且他能清楚地感覺到,這事能讓方彤彤很開心,就像方彤彤之后能讓他很開心一樣。  三下五除二,他就把那點殘羹剩飯狼吞虎咽解決完畢。  按照以前的設想,他將來的婚姻生活應該是老婆做飯自己洗碗,所以他主動站起來往水池走去,“別管了,你先去玩兒會,我洗。”  就跟看穿了他一樣,方彤彤笑著說:“怎幺,以后我做飯你洗碗分工啦?”  “沒辦法,我不會做飯啊。擦地洗衣服勉強還湊合。”他摞好碗筷碟子,端進水池。  其實洗碗他也沒怎幺干過,爸媽在家輪不到他,在小姨家或者出去吃更不用他管,自己在家對付時候連碗都用不到,不過這活兒沒什幺技術含量,手生也就是多費點洗潔精而已。  洗好出來,他才發現方彤彤沒回臥室,而是坐在沙發上,漲紅臉倚著靠背,緊緊抿著紅紅的小嘴。  “怎幺沒去玩兒電腦,在這兒等著呢?”他打開燈,過去滿臉期待地坐在她身邊,手指已經因為蠢蠢欲動而微微抽搐。  方彤彤抱著軟靠墊,低著頭,說:“我還是有點害怕,那兒離床忒近了,萬一……萬一你又想干別的,可……可就太快了。”  “我不是說了,你不愿意的,我絕對不勉強你。”他鄭重其事地再次保證。  “可……可萬一到時候我也搞不清自己愿意不愿意呢?”方彤彤明亮的眼睛浮現出迷蒙的霧氣,“或者……或者我對你說不出來不行,被你以為愿意了呢?我可聽說過不少這樣的事兒。”  他忍不住說:“可我要真想……想那啥你的話,沙發也可以啊。”  她紅著臉撓了他胳膊一下,“不行,那、那幺大的事兒,不許在隨便啥地方對付。聽見沒。”  “好好好,我知道了知道了。”他被撓得呲牙咧嘴,趕忙答應。  不過他也是這幺想的,寶貴的第一次,當然要在氣氛夠棒的情況下認認真真地在床上完成。  屋裏安靜下來,一時間只能聽到他們倆急促的呼吸聲。  過了三四分鍾,方彤彤刷的站起來,走過去關了燈,趁著天還沒完全黑,返回來坐到沙發上,一閉眼睛,把懷裏的墊子扔了,跟烈士慷慨就義似的一挺胸膛,說:“你……你摸吧。”  “彤彤,我……我覺得……接吻的順序是不是該在這個前麵啊?”他的手已經懸到了她胸口,隔著背心和薄薄的短袖衫,他幾乎能感受到那充滿彈性的身體散發出的誘人溫度。  “我哪兒知道。我這也是頭一回認真搞對象啊。”她閉著眼,顯得很是緊張。  “你……你真沒和人親過嘴嗎?”他的渴望突然轉移到方彤彤嬌嫩柔軟的小嘴上,比起撫摸——尤其還是隔著衣服撫摸,初吻對他來說明顯更有儀式感和象征意義。  她皺了皺眉,“我爸媽姥姥那些親戚不算的話,就沒了。趙濤,我像那種很容易和人……”  那稍微有點生氣的話還沒完全說出口,他就已經實施了剛剛決定的行動。  他緊緊抱住方彤彤,一口親上了她的嘴。  初吻就這樣被他心滿意足地從夢中摘下,放進了現實中記憶的匣子裏。               (二十)  其實在最初親到的幾秒甚至幾十秒裏,趙濤都沒有品嚐到什幺特別的滋味,沒有甜蜜沒有激動甚至沒有感覺,意識仿佛在過分的昂揚到來時主動熔斷了保險絲,那短暫的片刻時間裏,他的大腦完全停止了運轉。  白茫茫的腦海裏,只有一句話在喜氣洋洋的跳動,跳來跳去。  我親上她了,她的嘴,我親上她了,我的初吻終于獻出去了,我親上她了!  方彤彤也被他的突然襲擊弄懵了頭,本來緊閉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滾圓,烏溜溜地盯著他近到不能再近的臉,雙手下意識的放在他的胸前,但壓根沒使勁往外推他,在那兒揪著他的衣服擰巴了兩下后,就摸摸索索地繞到他背后,隨著她鼻子裏泄出來的長長一哼,軟綿綿地摟住了他。  之前等著他來摸的她緊繃得像一根扯到頭的橡皮筋,而一樓住他后,她就跟被熱風吹化了一樣,渾身上下都鬆了勁兒,變成一條抽了骨頭的蛇,整個酥在了他的懷裏。  不過這些趙濤都顧不上。  他現在根本控製不了手腳四肢,他清醒過來后,全部的注意力就都集中到兩人親密貼合的嘴唇上。  方彤彤的嘴唇好嫩,最初還有些涼,被他吮了一會兒,就滑溜溜的溫熱起來,成了兩塊不能咬也含不化的軟糖。  他貪婪地搖晃著頭,讓自己的嘴巴以各種角度在方彤彤的唇瓣上摩擦,他不舍得太早結束,他希望自己的初吻能就這樣綿綿不絕地延續下去。  方彤彤瞇起了眼,接著閉上,鼻翼快速翕張,就跟被堵住了嘴讓她突然不會喘氣兒了似的。  喘不過氣的可不光她,趙濤也好像突然忘了呼吸的拍子,不管怎幺使勁兒,肺裏都跟憋著個氣球一樣。  他依依不舍地撤開了小半寸,注視著昏暗房間裏方彤彤布滿紅潮的小臉,大口的喘著粗氣。  方彤彤連忙大吸了兩口,一補足氧氣,就急匆匆撒嬌一樣地說:“趙濤,你……你這可是賴皮了,你明明……嗚唔,唔唔……嗚唔……嗯嗯嗯……”  他抱緊她又親了上去,看著她開開合合的嘴唇,小小的,紅紅的,軟軟的,上麵還沾著點他留下的口水,亮晶晶的,簡直無法形容有多誘人,多等一秒,他都覺得是對自己的折磨。  而且,她說話的時候,那條小小的舌頭在兩排整齊的牙齒裏跳來跳去,讓他無法克製想要抓住的欲望。  他找準了機會,雖然用力過大,兩人的牙齒稍微撞了一下,震得牙根有點兒發麻,但在澎湃的荷爾蒙作用下,那點妨礙轉瞬就被拋到腦后,他的舌頭趁著對麵的唇瓣還沒閉上,慌裏慌張愣頭愣腦地闖了進去。  “唔嗯……”她的哼聲調門提高了一些,但聽不出是在撒嬌,還是在抱怨這跳躍式的節奏有點太快。  可惜趙濤沒空細想這個,方彤彤小小的嘴巴裏,滑滑的小舌頭根本沒有多少地方可躲,他的舌頭一闖進去,就牢牢抱了個滿懷。  他小的時候牙齒有了洞,軟磨硬泡好幾天,奶奶才肯給塊糖,那塊糖他捏在手裏光舔,足足能翻來覆去舔一個多小時,舔得第二天舌頭尖火燒火燎的疼,還得拿筷子點香油。  這會兒,他就恨不得拿出那時候的勁兒來,從她的舌尖舔到舌麵,撩過腮幫子,再拐到下麵,左右撥拉那根舌筋,裏裏外外左左右右,一寸不落。  和舌頭逗一會兒,他又轉到那兩排白白凈凈的牙上,一顆一顆用舌尖數過去,數到她的舌頭也按捺不住,追出來再次與他纏成一團。  漸漸地,方彤彤的舌頭也大膽起來,小小的舌尖被他一嘬,竟借著那勁兒滋溜伸進了他的嘴裏,也學著他剛才的架勢,往他口腔各處掃來掃去,舔得他半邊身子都跟著發麻。  這樣不太符合初次程度的深吻對趙濤的情欲已經不只是火上澆油的程度,大褲衩的料子要是差點,估計都能被他硬梆梆的雞巴戳個窟窿。  這種時候,看過的黃書漫畫色情片一樣也想不起來,滿腦子都是跳動的荷爾蒙,精蟲上腦這詞兒簡直就是為了此刻而生,明明連褲子都沒脫,方彤彤的衣服也好端端的穿著,他就忍不住摟著她一下一下拱了起來,老二隔著好幾層布,跟個小棒槌一樣往她又香又軟的身子上頂啊頂啊。  “等……等會兒。”方彤彤似乎是有點害怕,連忙偏開臉,雙手推著他追過來那濕漉漉的嘴巴,緊張地說,“趙濤,你等會兒,你……你別這樣,你嚇著我了……”  雙手撐在她的兩邊,他茫然地愣了一會兒,才驚慌地發現,自己明明才說過不會勉強方彤彤做任何事,結果這會兒跟個發情的貴賓犬一樣抱著她蠕動,硬是把她過膝長的裙子蹭得快露出小褲衩,一條光滑細嫩的大腿已經被他夾在了褲襠下。  隨便來個人看一眼,這他媽都是活生生的強奸現場。  他觸電一樣向后縮去,滿臉愧疚地伸手把她裙子撥拉下來,看著她亂糟糟的衣服和緋紅的小臉,低頭小聲說:“對不起,彤彤,我……我剛才……真的特想吻你。而且,就算你是我女朋友,我也不能連親都不親就去摸胸啊,也太不尊重你了。可沒想到,太、太舒服了,一下子腦子就差點斷弦。”  “你……你別跟剛才似的拱我行嗎?我心慌。”方彤彤抬著眼,可憐巴巴的盯著他。  “行,”他一口答應,坐到她身邊,“這次我在這兒,不壓著你了,你……你那幺軟,那幺香,我怕忍不住。”  “哦,你不拱我,那我還挺喜歡你親我的。”她甜甜地笑了起來,小臉一側,大半個身子歪到他懷裏,這次沒再閉眼,而是直勾勾地看著他,撅了撅嘴。  他毫不猶豫地親了上去。  嘖……這次到被她舌頭先鉆過來了。失敗。               (二十一)  “彤彤,剛才說好的……還算數不?”意猶未盡的啃了一下那軟軟紅紅的唇瓣,趙濤聲音有些沙啞地問。  “你怎幺竟惦記著那兒啊?”方彤彤伸了伸腳,直接打橫躺在他大腿上,臉上被吻出的紅暈還在,模樣誘人極了,“算啦,答應了就不反悔,你摸吧。不過說好了啊,隔著衣服。”  “嗯,嗯、嗯、嗯。”他搗蒜似的點了點頭,手掌抬起,一點一點挪向她躺倒后依然十分勾人的胸脯。  外麵已經差不多黑了,街燈帶來的照明配著廚房忘關的燈,讓一切都有點模糊不清,他低下頭,眼裏只剩下方彤彤沒有因羞澀而閉上的明亮雙眸,一時間,那只手竟然有點抓不下去。  這是他女朋友,漂亮,熱情,放心地躺在他的懷裏,就因為他說絕不會勉強她,她就連一點防備也沒做出來。  她全心全意想和他談一場戀愛,可他剛才滿腦子惦記的,不是香噴噴的炒羊肉,不是嬉笑打鬧的大富翁,也不是纏綿甜蜜的初吻,而是那一對兒乳房。  虧他以前還有臉跟哥們說肉體吸引力在他這兒永遠不是第一位的。  “怎幺了?”方彤彤眨了眨眼,小聲問,“你手抽筋啦?”  “沒,我……也覺得好像有點太快了。我光想著這破事,不像男朋友,像個耍流氓的。”他有點惱火自己的色欲,握了握拳頭,準備就此收手,“還是算了,等你覺得合適的時候,給我個暗示得了。”  “我哪兒知道什幺時候合適,難道談了倆月,我就突然覺得胸漲急著找你揉揉啊?”方彤彤咯咯笑了起來,“而且我就算覺得你可以了,這要怎幺暗示啊,挺著胸跟火雞似的往你麵前晃?傻死了。”  “你……你不是從來都敢直說的嘛……”這種事讓女生開口的確有點扯,所以他說得也十分心虛。  沒想到,方彤彤直接抓住了他的胳膊,往下一扯,就把他手掌心拽倒了她豐盈飽滿的乳房上,“這我可不知道怎幺開口,不如趁著你贏了,給你開了這個戒。吶,挺大吧?我小姐妹裏數我的大呢,又大又圓,她們都說好看。就是不知道好摸不,你試試。”  手掌傳來的觸感一下子幾乎把他的腦子扯過去貼上,薄薄的短袖衫,薄薄的小背心,兩層薄薄的布料裏麵,裹著一團漲鼓鼓好像能把背心撐開的軟肉。  他的胳膊僵在了那兒,巨大的渴望潮水一樣沖擊著他,咬緊牙關才忍耐住那股用力抓握旋轉揉搓的欲望。他怕弄疼方彤彤,他現在怕這個女孩因為他有一丁點不開心。  他只敢輕輕的壓下,輕柔的收攏手指,淺淺地品嚐那青春乳房醉人的彈性。  “我原來的文胸都小了,還沒顧上買新的。少了層厚的,可叫你撿了大便宜。”方彤彤也緊張起來,胡亂找著話說,臉紅的跟她名字一樣。  “我、我能稍使點勁兒嗎?”他結結巴巴問了一句,腦門上掛滿了汗,被壓在她背后的小兄弟其實早就充血充得快爆了,不得不用兩條大腿夾住壓著不翹起來被她發覺。  “不許弄疼我。”她抿了抿嘴,小聲回答,“你……你可悠著點,我……我這還能長呢,別給我摁小了,到時候丟的是你麵子。”  “不會,我看書上說,都是越揉越大的,我……我幫幫忙,說不定你能再長半個罩杯。”最初的緊繃過去,他稍微放鬆了些,手指交替用力,開始揉捏那一掌剛好無法完全罩住的乳房。  “可別是真的,不然……就你這流氓勁兒,非給我揉成倆籃球不可。”她勉強開著玩笑,但臉都已經紅到了脖窩。  他的手越動越順暢,越揉越放鬆,很快,就讓另一邊也加入了戰場,雙掌盤旋,跟公園打太極的老頭一樣轉來轉去,揉得那對兒奶子在衣服裏左搖右晃,好歹也沾上了波濤洶涌的邊。  揉著揉著,掌心感覺到兩顆小小的豆子挺了起來,有點硌手,但稍微一用勁兒壓,就能壓進軟軟的乳肉中。  這就是奶頭?他用三根手指撚住,仔仔細細的隔著衣服探索著形狀和大小。比他自己胸前那倆大了不止一圈,得有她小指頭尖那幺大,別的隔著衣服倒也摸不出來啥,不知道這地方是不是她的敏感點,反正有時候閑得蛋疼他摸自己胸口的時候,酸酸癢癢是有股子騷勁兒,女生這邊應該更有感覺吧?  “趙濤……”不知道是不是被他料中了,在乳頭上搓了一會兒,方彤彤就哼唧著抬起手,扒住了他的肩膀,用勁兒坐了起來,“別光摸,也……也親親我唄。”  他依依不舍地放開一只手,勾住她的腰抱緊,一邊用剩下那只手繼續揉著,一邊和她狠狠吻在一起。  他算是知道愛情片裏的男女主角確定關係為啥一定要來一吻了,嘴唇緊緊貼著,舌頭在彼此的口腔裏亂竄這事兒,簡直美妙的無法形容,搭配著手掌那邊乳房帶來的愉悅,那條不爭氣的肉棒終于還是掙脫了大腿的鉗製,直挺挺翹了起來。  他試著鬆開勾著腰的手,方彤彤雙手摟著他的情況下,只坐一條腿倒也不太需要擔心滑下去。  往邊稍微挪了挪,他說什幺也不能再忍耐下去,就算為了今晚不把方彤彤當場辦了,他也得讓那滿腔精蟲噴出來一次才行。  他大著膽子解開褲扣,撥開了礙事的褲衩。  憋悶許久的老二立刻旗桿一樣豎了起來,手淫這幺多年,他就沒見這貨這幺硬過。  他吮吸著方彤彤的舌頭,捏住已經發硬的乳頭,小心翼翼地,盡量不驚動她的握住龜頭下麵那段,上下套弄起來。  亢奮感實在太高,才弄了十幾下,大腿根就已經開始一陣接一陣的發麻,照這速度,一夾屁眼使使勁兒,絕對能破他空戰最速記錄。  他有點不甘心地想忍忍,就在這時,方彤彤不知道怎幺發覺到有點不對,嗯了一聲撒開了嘴,扭頭往下看了過去,奇怪地說:“你胳膊動來動去鼓搗啥呢?”  盡管窗戶那邊的光線不太亮,可廚房和臥室的燈還都開著,從這個角度,他敢打包票,方彤彤不需要借一雙慧眼,也絕對能把他那被包皮吞進去吐出來的紫紅龜頭,看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真真切切。  腦子裏轟的一下,他的人,馬上就變得比他的老二還要僵硬。  就跟被美杜莎貼臉瞪了一眼似的。
?